何不必

不用关注。

【金药】花吐症

*一个钟爱花吐症非常规用法的人。
*2.14上供,并不是什么情人节贺文。
*单身狗没有情人节。
——以下正文——

  卖药郎突然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口中不断吐出花来,就连睡觉的时候也不会停止。

  吐出来的花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每朵之间虽然有差异,却也都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小野花。没什么香气,更没有什么特别动人的姿态。

  卖药郎原以为这是被什么物怪缠上了,可经过查证才知道,这确实是一种病。

  一种因为压抑的爱恋难以诉说,才化为花瓣的病。如果没有暗恋之人的吻,患病者将在花瓣中死亡。

  ——可是,卖药郎并没有暗恋什么人,他和金早已两情相悦。

  金察觉到卖药郎的病症,第一时间内挣脱了退魔剑的束缚,化作人形,来到卖药郎身边。

  卖药郎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身体,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沉思片刻,还是将这次的花吐症归结到了物怪身上。

  金只一心想要替卖药郎治好病,凑过去便想吻他。
 
  卖药郎侧了侧脸,躲开了。金皱眉看他。

  “这次病来的古怪,病因更与别人不同,你若是吻上来,若是另出岔子就不好了。”卖药郎安抚的拍了拍金的手,让他不要着急。

  金无言以对,若是吻上去会被传染的话,他倒是甘愿,两个人一同死于花吐症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但若是因为他莽撞的一个吻而让病出现了新的变化,情况就更加不妙了。

  金几番忍耐,最终只有把卖药郎紧紧抱在怀里,低声道:“不要怕,我陪着你。”

  卖药郎回抱住金:“好,我不怕。”

  ……

  卖药郎的确不怕。自口中吐出花瓣时,他就有种莫名的感觉,像是心中积郁多时的感情发泄了出来,反而舒畅许多。

  这病并不是什么坏事,卖药郎有种这样的预感。

  也因此,后来再吐出花瓣时,卖药郎竟然还有心思与金分享每朵花的不同。

  一时,他吐出一朵淡紫色的小花。花分五瓣,小巧玲珑,是路边最为常见的一种,耐干旱,喜光。

  一时,他又咳出一朵鹅黄色的花瓣,妆如桃心,气味清淡而芳馨,乍看上去不打眼,却总能在不经意间嗅到它的花香。

  卖药郎寥寥几句将花的特性告诉金,全然不将花吐症的事情放在心上。金却一直耿耿于怀,接了卖药郎吐出来的花一时不知是该气这病把花扔掉,还是应该看在花是由卖药郎吐出的份上把它留下来。

  这边金纠结不已,卖药郎却也不去劝慰,步子轻快极了,任着闲情逸致将花插在金耳边,径自偷笑着。

  金看着卖药郎,终于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来。

  得了病的卖药郎,竟然比以往更活泼了。

  只是还没来得及细想,思绪就被打断了。卖药郎牵住金的手,说道:“不要想了。”

  “即便是得了病又能怎么样呢?”

  卖药郎带着浅笑,与金说道:“不论何时,你只要知道我心悦你就足够了。”

  ……

  我心悦你。

  金反复回想着这句话,卖药郎的表白和花吐症的成因交替出现,混乱着原本就不清晰的思路。

  此刻已经是深夜,卖药郎已经睡了。金怕晚上出现什么意外,便守在他身边。

  卖药郎的呼吸平稳绵长,偶尔咳嗽一两声吐出些花来,也不妨碍他睡得香甜。

  金把卖药郎唇边的花拿开,无意中碰到卖药郎的脸,手便被抓了去,用脸蹭了蹭,十分乖觉。

  心里蓦然软了下来,金一下子就想通了。

  不过是简单的生死相随罢了。何必纠结呢?

  金轻轻拍着卖药郎的脊背,轻哄着,只觉得这可能是他以剑身现世以后,最为柔软的时刻了。
 
  …………

  花吐症又持续了几日,卖药郎渐渐憔悴下去——可这憔悴只是针对身体的消瘦,精神上来说,状态仍是极好的。金小心呵护了数日,卖药郎越发觉得心中满胀,幸福之处无法言说。

  而越是觉得幸福,爱意越是汹涌,病症就越发严重。
 
  终于,卖药郎体力支撑不住,倒下了。金将他抱到一间凉亭里,煮了些茶,让他休息。

  卖药郎似乎是感觉到什么,话语梗在喉头,怎么也说不出来。

  虽然之前已经是两情相悦,可这几日却是卖药郎第一次这么明显地感觉到金的爱意。

  看他日夜不眠看护自己,看他深藏担忧还劝慰自己不必忧虑,看他一举一动中的深情,几乎不需要考虑,卖药郎就能知道一旦自己真的去了,金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生死相随。

  卖药郎不住地换气,心中数种感情交织,风浪冲击在一起,汹涌澎湃。

  金抚着他的后背,一面喂他喝了些茶。

  “金……”卖药郎紧紧抓着金的衣服,要他靠近自己。

  “我在,我在。”金紧紧抱着卖药郎,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

  “我爱你。”卖药郎说道,然后抬起头,吻上了他的爱人。

——这是自卖药郎得了花吐症以来,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金刚开始微微惊讶了一瞬,随即全然接受了。

  他不会抗拒任何来自卖药郎的东西,不论是美好还是痛苦,是温暖的爱意,还是丑陋的自私占有。

  花也被一同接受了,花瓣在吻中被撕碎分食,随着草木汁液的溢出,苦涩的味道泛开。从这味道里,金终于找到了卖药郎的病因。

  ——那些即便相爱,也无法阐明的忧愁与渴望。

  金是一把剑。原本无情无欲的东西现在变得柔软了,很难让卖药郎不去担忧是否有一天那冷硬的样子会对自己重新出现。

  越是担忧,就越是想要独占金。想要把他牢牢绑在自己身边,只让他看见那些物怪,让他唯一能见到的美好,只有自己。

  爱的愈深,恐惧越深。患得患失,柔肠百结

  所谓由爱生怖,大抵如此。

  这些几乎与暗恋相同的压抑感情变成了花,从口中吐出来。这一朵是我爱你,那一朵也是我爱你。

  每朵都不起眼,看上去没什么特殊的。可那是从我心里吐出来的感情。它们从最见不得人的暗处出来,变成这样不起眼的样子让你看见了。

  你会喜欢吗?

  ……

  金回应了一个深入的吻,回应道:

  “吾心悦你,此情不渝。”

  ——于是所有花朵消融,苦涩褪去,唇齿中只剩下甜蜜。

  花吐症,不治而愈。

【明天搞事,请大家期待一下由话痨何给大家带来的春节节目。】
 

 

 

评论(15)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