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必

不用关注。

【怪化猫同人】生亦何欢(二)

*2.16上供。

【四】

  在眼睛睁开之前,明彦的就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

  自己大概是被那个杀人狂抓住了。

  这个认知使得明彦紧张起来,并且不可抑制的感到恐惧和兴奋。

  离死亡很近了,明彦想着,但是这样的死亡是自己想要的吗?

  ……

  脚步声渐渐逼近,然后猛的一盆冷水泼过来,明彦打了个冷颤,睁开了眼。

  面前站着的男人相貌普通,气质阴沉,唯一特别的地方是手。左手没了两根手指,取而代之的,是两根奇怪的木棍。

  “说吧,你想要怎么死?”男人问他。

  明彦没说话,反而先看了看周边的环境。从直觉来说,明彦觉得男人并不会马上把他杀掉。

  此刻明彦大概被绑到了某个僻静的仓库或者地下室,房间里很黑暗,堆放着一些破烂的建材。明彦被绑在凳子上,而他对面的角落里是仍然昏迷着的,同样被藏起来的精英男人。

  “你的主要目标是我?”明彦问道。

  杀人狂点了点头:“恩,那家伙是被你牵连的。不过他也活该,怎么会这样轻信别人给他带的路。”

  “你看,这不就被你带到了黄泉路上吗?”男人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做出一副可怜精英的样子来。

  “那么,你为什么想要杀我呢?”明彦继续问道。

  听了这句话,杀人犯突然笑了,拍拍明彦的头,像是慈祥的父亲纠正犯错的孩子一样说道:“你在说什么呢?”

  “一心求死的,不是你自己吗?”

………………

  明彦失踪的事情很快传到了警局。说来也巧,明彦被打晕的路段最近刚刚装了监控,还没公布出来消息,今天是第一次调试,没想到刚打开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带着帽子的男人跟着明彦和另一个穿西服的男人。在经过一条小巷的时候,西服男人被打晕。然后作案者又跟着明彦走了几步,在明彦扭头的瞬间也将他击倒了。

  昏迷的两人被拉到巷子里,数分钟后,一辆小型轿车从离事发地点最近的路口离开。

  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很快。从头到尾不过五分钟的时间。事发地点因为附近只有一家封闭式的工厂,所以平时没什么人去,这让作案者更加猖狂。

   视频文件很快被传到宗申所在的侦查小组,监视监控录像的警员认为这次的作案者手法老练,行事大胆,应该是有过犯罪经历,所以自然的联想到了之前的连环凶杀案上。

  宗申知道明彦被绑走的消息后便慌了神,监控视频几次看下来都没在状态,只想着现在明彦怎么样了,会不会受伤。

  组员们也都熟悉明彦这个最近总缠着宗申的小家伙,对于现在宗申的焦急也能理解。

  但作为组长,宗申必须冷静下来。

  这时组内有经验丰富的老组员看出了不对劲。

  “你们看这个人……他的左手是不是有些奇怪?”老组员暂停了画面,指着作案者的左手道。

  定格的画面上,正是作案者要把昏迷的两人拉到小巷子里的样子。

  画面中,作案者的右手拉着明彦的衣领,拖着向前走,而左手却蜷缩在袖子里,隔着袖子很是费力的拖动精英打扮的男人。

  “难道是他左手有残疾?”有组员推测道。

  “去查一下各个医院里做过左手手部手术的人。”宗申吩咐下去,“交通部那边发现了轿车的去向了吗?”

  “正在排查。”组员回答道,“那个家伙太狡猾了,总是挑一些没有监控的小路走。”

  “他对监控的分布很熟悉,这次是碰巧装了新的监控才撞了上来。之前的案子如果是他做的话,也就能解释为什么监控资料那么少了。”宗申说道。

  “那么,这是蓄意谋杀?”有刚进组的新成员问了一句。

  “算是,只不过他的杀意不是针对一个人,而是符合他条件的一群人。”宗申拿起配枪就往外走。

  “一部分人档案室排查嫌疑犯,一部分人跟我去现场查看情况,之前排查视频的成员继续查找嫌疑犯的行进路线。开始行动!”

  ……

  宗申带着组员来到明彦最后被打昏的地方,仔细地勘察,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宗申蹲着,突然在小巷的转角发现了一张符咒。

  符咒很新,虽然有折痕,但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是刚贴上去的。宗申拍了照,想把符咒撕下来看看,却听到组员那边传来质问声:“你是什么人?!”

  宗申看过去,发现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穿着传统女式和服,背着药箱的奇怪人士。

  那人画了奇怪的妆,令宗申怀疑他是不是角色扮演爱好者。

  那人没回答,甚至无视了警员们举起的枪和警告,向宗申走了过来。

  “符咒已经说明了一切。”那人这么说道。

  “面对不是人的对手,你要怎么办呢?”

  那人不紧不慢的问道,唇边因为妆容像是笑着,宗申敏锐的察觉到这话中的兴味。

  “你是什么人?”看出这奇怪的人是冲着自己开的,宗申站直了身体问道。

  “不过是个卖药的,”自称为卖药郎的人说道,“凑巧,还做了斩除物怪的活计罢了。”

  “物怪?妖怪?”宗申皱眉,明显不相信这人的胡言乱语。

  而卖药郎也不在乎宗申是否相信他,向前走了两步,宗申还没来得及拦住他,就看到这人只是伸出手,原本贴在墙上的黑色符咒就变了颜色和形状。

  随后,脚下传来一声脆响,低头一看,竟是一架天平。

【五】
 
  “孩子,哦,你还是个孩子,”那杀人狂摸了摸明彦的脸,“孩子可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了,作为财富的你,有什么可去寻死的理由呢?”

  “很多哦。”明彦眼睛眨也不眨地回答,“只要是作为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有无数个想去死的理由。”

  杀人犯对他这种说辞很不赞同,手上用了劲,狠狠地捏了他一下:“哦?那你说说看好了。”

  “人们都说要活着,可是活着要做什么呢?”明彦问道,“为什么一说到放弃生命就是不对的?就像是被人给了我并不想吃的青椒一样,就算大多数人都说它有营养,对身体有好处,那我就一定要吃吗?”

  “活着也是一样的,我没办法从活着这件事里获得一点乐趣,或者说我得到的快乐比起我的痛苦和空虚要少太多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想死是很正常的事吧?”明彦反问。

  “痛苦?作为未成年的而被好好保护的你们又能有什么痛苦呢?”杀人犯冷哼了一声。

  “无时无刻,我能感受到的,全部都是痛苦。”明彦回答。

………………

  人一生会死亡三次,会被抛弃两次。

  一次被别人抛弃,一次被自己抛弃。

  明彦被别人抛弃的一次来的很早,在他三岁的时候,父母就都抛弃了他。

  因为感情不和,明彦的父母几乎视对方为仇人。母亲恨丈夫入骨,明彦是她被设计了生下的孩子,因此她对明彦并没有爱意,反而视之为耻辱。

   她每天都在明彦耳边诋毁他的父亲,说他是垃圾,比淤泥还要不如。而明彦也被她看做和他父亲一样的货色。

  “你这样的孩子,身体里流了那么肮脏的血,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母亲狠狠地说道,“像你这样的人,即便是有了生命,也只会把它浪费掉而已。”

  “你为什么不死掉呢?”
 
  ——为什么不死掉呢?明彦也想知道。

  这个问题想了很久,唯一能解释自己在这样不被期待的世界上痛苦活着的原因果然还是不甘心吧。

  不甘心生命像母亲说的那样被浪费掉。

  被自己这种什么也做不好的人浪费。

  因为阅读障碍,明彦放弃了科研,因为从小受到虐待,身体也发育不良,没法当兵或者做一些体力工作。

  就像是个游魂,明彦游荡在世界上。

  他试了很多方法,想要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有价值,想要让自己变成一个厉害的人。

  这其中可行性最高的,就是把这条命给别人,让别人用它发挥出价值。

  明彦看着杀人犯,平静的说道:“我不想被你杀死,不过如果你能把我的生命发挥出价值的话,你可以把它拿去。”

  “所以,你要杀死我吗?”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