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必

不用关注。

【怪化猫同人】生亦何欢(三)

*补档2.17上供

【六】

  ——“你会杀死我吗?”

  ——“我会的,我会杀死所有不珍惜生命的人。”

  杀人犯盯着明彦,想看看他脸上是否有对死亡的恐惧,是否违背了他刚刚说的话,用一些听起来新奇的话为自己寻求生机。

  但他失败了,明彦的确十分良好的接受了自己可能马上就会死去这件事情,坦然的一点恐惧都没有。

  这倒是令杀人犯起了一些兴趣,同时也更恼怒了。

  “真是天真的可爱,”他这么说道,“无数个巧合下才被诞生的你,却不珍惜上天赏赐的生命。在一些可笑的困难面前退缩,懦弱的可笑。”

  “你甚至都不敢去面对自己,不敢去面对自己的失败和无用,只想着逃避。真是再软弱不过了。”

  杀人犯冷哼了一声:“而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想死的人还活着,想活着的人却已经死了。”

  明彦眼都不眨一下:“如果您身边有什么人因为意外去世的话,那我很抱歉。但我拥有自己生命的行使权,这是我的权力。”

  “小子,听着,凭你现在的见识就说什么生命行使权还太早了,在没有见过真正的死亡之前,你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活着,”杀人犯被明彦的话激起了怒火,“你见过病人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就算靠着仪器也要生存的样子吗?你见过他连手指都抬不起来,却还要努力询问药量想要活下去的样子吗?你见过那些无可挽救的死亡即将到来的样子吗?”

  “你现在还是平静的,但马上,当你的心脏里插进刀子之后,就再也没办法说出‘我愿意放弃生命’这种蠢话,那时你就会知道生命有多可贵了。。”

  “可贵到,一旦失去,你就再也找不回来。”

  ······

  “所以,那个即便是插着管子也要活下去的病人,到底是谁呢?”明彦问道,“是您的儿子吗?”

  杀人犯愣了一下,没想到明彦会这么说。

  “因为儿子死在了病痛中,看到了被折磨还要努力活下去的儿子,您觉得所有人都应当珍惜生命,是这样的吗?于是您开始杀害那些有轻生念头的人——特别是我这个年纪,或者说,跟您儿子一个年纪的。”

  “反正你们也不想活了,就让我来开解你们,让你们体会到生命的可贵,然后再给你们应有的惩罚吧。”

  “您是这么想的吧?”明彦看着杀人犯,冷静地说道,“杀人犯先生。”

  杀人犯的脸色越发狰狞,最后想法被说破,更是双目赤红,恨不得马上就把明彦捅死。

  但就是在他动手的前一秒,像是突然被点醒了一样,所有恼怒和难堪都消失了,气息也变得平稳。

  “你是想激怒我。”他给明彦的行为下了结论,“你想让我露出马脚,好让你的警察哥哥抓住我。”

  “你觉得我会一气之下放弃自己的计划杀了你,一个临时起意的谋杀可以留下足够多的线索。但我不会那么做的,”杀人犯说到最后,语气甚至轻快了起来,“我不会的。”

  “我要按着我的步调,慢慢来,”他说着,搬来了另一把椅子坐到明彦面前,“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小家伙。”

  ··············

  侦查组的警员们都觉得宗申疯了,不然为什么他会听从一个卖药的使唤,将搜查地点从原本确定的三内街附近换成了方位截然相反的郊区。

  重点是,被指出来的郊区还处在建设的初步,那里只有一片空地而已。

  空地上能给犯人做什么遮挡呢?

  但宗申听从了卖药郎的指示。他知道这卖药郎。

  数天前他从明彦的口中听到过这个卖药郎的存在,额就在他见到卖药郎的时候,他几乎马上就确定了几天前明彦口中那个美丽但是打扮奇怪的人就是眼前的卖药郎。

  也几乎同时,一股奇怪的直觉令他确信,这件事一定可以在卖药郎的帮助下取得进展。

  卖药郎对他毫无缘由的信任没有任何反应,从头到尾他都沉浸在自己的事里。他抛出许多天平,按照天平垂落的方向确定行进路线。还有他手中的符纸,凭空定着,上面玄妙的花纹令人看着就感到眩晕。

  最后一行人来到郊区,面对一片荒地,面面相觑。

  这时,卖药郎终于肯再开口了。他看着这一干警员,问道:“你们,有谁想死吗?”

  ··············

  “我想说明的是,我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是个不爱惜生命的人,”明彦说道,“相反,我觉得生命很重要,毕竟所有事情完成的前提都是活着。”

  “而我想要做一个有价值的人,所以在实现了我的价值之前,我都想活着。”明彦说道。

  “你所谓的实现价值,就是把命交给别人吗?”杀人犯嗤笑了一声。

  “是的,经过考虑,对我这样有阅读障碍还身体不好的人来说,将生命交给有能力的人是创造价值最好的办法了。”明彦解释,“为了不浪费我的生命,我仔细地挑选着可以接收我的生命的人。”

  “可是前几天我还看到你从大街上随便拉了一个人问他要不要接收你的生命。”杀人犯明显不相信明彦所谓的‘尊重生命’。

  “哦,那个人——如果你见过他,我是说面对面的与他接触的话,你一定能感受到,那个人是特别的,”明彦说道,“与其他人都不同的特别。”

  接着,明彦叹了口气:“可惜的是,他并不愿意接收我的生命。”

  “真是遗憾啊。”杀人犯说着反话。

  “我知道你觉得我这样的举动有些不可理喻,但换个角度想想,说的更理智一些,以物质的眼光来看的话,我这样不就是把宝贵的资源交给更能发挥作用的人吗?从效率和利用率的角度来说,我的做法也是很合理的。”

  “也正是因为我这样热爱生命,才不忍心看它在我手上被浪费掉。”

  明彦看着杀人犯:“所以,如果你一定要我死在这里的话,请尽量不要破坏掉我的器官吧。我签了遗体捐赠协议的。”

  一阵沉默。

  杀人犯盯着明彦,双手摩挲着刀身,态度虽然不明,但也看得出有动摇。半晌,他才缓缓说道:“你在撒谎。”

  “你不爱你的生命。”

  “真正热爱生命的人,只会让生命在自己手上发光,才不会像对待物品一样,仅仅是为了创造价值就把它扔给其他人。”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