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必

不用关注。

【金药】等待


  等待,大概最有意义的部分,就是等待中不断的幻想出的相遇的场景。

  这种等待比起那些未知结果的等待要好得多,少了对结局的忐忑,只要一心一意的等着时间过去,结局到来就好了。

  结局自然是好的,久别重逢,相对无言,千思万绪皆在一瞬的对视中。

  因着这样的结局,等待的过程漫长而令人憧憬。

  卖药郎独自走在路上,一路上树荫笼罩,凉风习习,放眼看去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脚下有路,也算是没有路,走到哪儿都行,都算是一段旅途。

  心中默算着已经捱过的时间,寻了有物怪气息的路,卖药郎不急不忙的走了过去。

  发现祸端,找出形真理,一步一步,卖药郎走的小心又仔细,像是为了结局的完满而言郑重的对待过程一样。

  不必慌着把剑拔出来,时机到了,自然会相见。

  物怪凶狠的嘶吼,人类在惶恐间泄露了内心的秘密,只需要一点点线索,卖药郎便能顺着拉出许多东西来。

  早些年因为黑暗和谎言而愤怒的心思早就磨灭了,现在卖药郎在乎的只剩下了金一个,外界的种种事端,实在没什么值得他上心的。

  这么一出出因为物怪而上演的闹剧,卖药郎看着只觉得好笑。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最后还不是骨肉成泥,众生平等。

  只有他和金,永世长存。

   言辞中整理出了真相,脸上诸般神情变换也表征出理,物怪一再被激怒,形体自现。

  卖药郎握着退魔剑的剑柄,内心有些激动。

  长久的酝酿终于成就了这一刻的相见,金色光芒中,那个人朝他走来。

  ——这是相遇。

  是久别重逢。

  是夜夜梦中场景的成真,是预演了千万次的结局。

  那人来到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与他一同执剑。

  剑身光芒万丈,带着势不可当的锐利。重重的劈砍过去,一切黑暗都消融在剑下。

  金在剑身带起的风声中,附在卖药郎耳边,低声道:

  “好久不见。”

  当然是好久不见,他们在一起时,时间是流动着的,一分一秒轻快的划过去,全无痕迹,叫人体会不到。

  而分开后,时间就变得凝滞,一秒一秒的,重重落在心上,努力推着太阳往前走,好容易才将它推下去,过了这一天。

  这样熬过的日日夜夜,自然忍不住感叹一句“好久不见”。

  这倒不是出自委屈,或者说别的压抑的情绪。两人在等待中皆没有这样的情绪产生,他们能体会到的,只有思念。

  卖药郎离开了人类的社会,走到无人的地方,站在树下,与金牵着手。

  到此时,心里仍是思念的。想要更亲近一些,想要再贴近一些。两人靠的越来越近,最后几乎是金将卖药郎揽在怀里,不过是因为两人皆非孟浪之徒,或者说因着什么矜持,故而再亲近,也只有这样一个类似拥抱的相依了。

   谁也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太阳落山,金便要回去了。

  金松开了握着卖药郎的手,俯下身。

  地上拉长的影子有了几秒短暂的重合。

  在卖药郎匆匆记住金双唇的触感时,金就已经回到了剑里。

  太阳沉沉地落下去了,一丝余晖还留恋在卖药郎身上,仍是暖的。

  天暗了,而这一次的等待才刚刚开始。

  ——————

  在等待中,

  宛如幼小的蚂蚁啃噬着我心。

  我忍耐下了这份瘙痒与含蓄的疼痛,

  为你,

  只为你。

评论(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