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必

不用关注。

【怪化猫同人】生亦何欢(五)完结

【八】

  手持风车通常是孩子的玩具,用彩色的纸和木棍做成,价格便宜,大人们也都愿意买一个回去给小孩子解闷。

  只是因为材料问题,大部分风车都十分易损,即便是小心保护了,彩纸也会因为时间而褪色。从一开始的鲜艳,变成浑浊斑驳。

  就像是现在立在杀人犯身后的风车一样。

  大大的风车悬浮在空中,慢悠悠的转动着,纸做的扇叶呈现出老旧的颜色,并且夹杂着不详的黑红, 像是血液干涸的样子。

  杀人犯记得这个风车,这是他买给儿子的礼物。足够廉价,足够安静,也足够鲜艳。

  这个风车留了很久,一直放在儿子的病床边上,有时儿子会盯着它看很久,直到睡着。

  他深深地记着那时儿子的目光,那么专注。所以他留着这个风车,希望儿子的灵魂也能通过风车投在自己身上。

  儿子,你看着,我会替你惩罚那些不珍惜生命的人。你那么努力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们既然拥有了,就应该珍惜。

  杀人犯想着,然后将刀对准了一个有自杀前科的学生。

  杀人犯行刑前的心理攻势很管用,学生哭着喊着说知道自己错了,想要好好活下去了。

  但杀人犯还是动了刀子——做错了事就要得到惩罚。

  学生挣扎着,无与伦比的生的欲望被激发,反抗中,学生竟然在受重伤之后还打倒了杀人犯。

  同时,也弄坏了他的风车。

  尽管最后学生还是死了,但风车已经无法修复了。杀人犯只能将风车的木棍当做手指,插在自己手上。木棍插入血肉的一瞬间,杀人犯突然有种与儿子心意相连的感觉。

  就像是有另一个灵魂在支持他的行动一样,他不断犯下的案子都不会被人找到了。

  他杀人,杀了有五六个的时候突然觉得厌倦了。

  既然每个人都是热爱着生活的,那么再看他们的丑态也就无所谓了吧。
 
  杀人犯看着第七个人,犹豫着要不要动手。

  第七个被他绑来的人也是个学生,阴阴沉沉的,在学校也不怎么受欢迎。即便是放学人马哄哄的时候,也没人跟他一起回家。杀人犯绑他真的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就在杀人犯准备恐吓这个学生一下就放他走的时候,这个学生主动的就拿身体去撞了他的刀子。

  原本藏在眼镜后面的眼睛露了出来,血红的,带着偏执和疯狂。

  终于解脱了。

  第七个人说道。

  爸爸,我终于解脱了。

【九】

  “啊啊啊啊————!!!!”

  杀人犯蹲在地上,抱头大喊。他颤抖着,几乎要哭出来。

  “不是这样的!!”

  他试图用胸膛去贴近手掌上插着的木棍,恨不得将它密不透风的抱在怀里。

  “不是怎样的呢?”卖药郎走到那风车下面,用指尖碰了碰,仓库内瞬间狂风大作,风车飞速的转动着,连它的扇叶也看不清楚了。只能模糊的看到影子中黯淡的色彩一种种划过去,隐隐约约的,组成了人的样子。

  “由你而产生的物怪,你却否认了它。”卖药郎招出数张符咒,令其贴在风车上,于是风车定格,幻影也就停在了某个画面上。

  “你要否认它什么呢?”

  …………

  儿子去世后,有很多人曾安慰过这个父亲。有人说“不要担心,你的儿子来世一定不会再这么痛苦了”;有人说“你这样悲伤,儿子的灵魂看到了也会难过的”;还有人说“这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让儿子从痛苦中解脱吧,也许他期待这一天的平静很久了”。

  可是怎么会呢?他的儿子那么勇敢的面对了化疗和手术,那么认真的吃药,就算后来只能躺在床上,话也说不了,他也一定是努力的想要活着的。

  他怎么会向往死亡的解脱呢?

  他怎么舍得离开他的父亲呢?

  就算被病痛折磨,就算化疗十分难熬,但只要父子两人还在一起,就什么都可以忍受,不是吗?

  自己也一样。不管是妻子的离开也好,治病所欠下的巨额负债也好,他只要还有儿子在,就可以支撑下去。

  但是,今天有人告诉他,儿子的死亡才是解脱。

  ……所以他之前的坚持错了吗?之前那些痛苦的岁月都是自讨苦吃吗?只有他一心想要让儿子再活久一点,但儿子已经不想再留在这个世界上了吗?!
他愤怒的嘶吼着,摔碎了身边所有东西。他不肯承认这种可能性,然后,决定以最极端的方式去证明自己才是对的。

  ——用死亡来证明,每个人都是热爱生命的。

  ……

  “你杀了人,从他们最后的忏悔中获得自我肯定,”卖药郎说道,“你想通过他们对死亡的反应来揣测当时你儿子的心情。”

  “你想知道那个时候,你的儿子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迎接他的死亡。是恐惧,是不舍,还是期待。”

  “前六个人都让你获得了安慰,他们都恐惧着死亡,你也就觉得你的儿子也是想要活下去的。”

  “但第七个人……”卖药郎不明显的笑了一下,“他甚至没有等到你的威胁,就迫不及待的自杀了……准确的说,是通过你自杀了。”

  “于是,之前所有折磨你的怀疑重新复活,你再也没办法停止杀人了。”

  “是这样的吧,杀人犯先生。”

  卖药郎将剑横置于胸前,剑柄处鬼头锵然一声——

  “真、理具备……”

【十】

  “形……”卖药郎看了看那个巨大的风车,原本以为风车就是物怪的形,但退魔剑并没有反应。

  杀人犯心中的隐秘心思被一一道出,又被卖药郎的符咒束缚着,这时倒在地上,呜呜的挣扎流泪。但即便作为物怪共生体的人类已经成了这个样子,物怪本身也没有一丝要搭救反抗的意思。

  风车依然悬浮在空中,狂风已经过去,它又成了慢悠悠转着的样子。

  就在卖药郎打算进一步询问杀人犯的时候,明彦说话了。

  “之前被他杀了的,只有七个人,”明彦的嘴唇已经成了白色,有气无力道,“而他以为是八个。”

  “那个向往期望死亡的第七人,是不存在的。”明彦咳嗽了几声,将从宗申那里看来的情报告诉卖药郎。

  “所以,物怪就是那个第七人……”

  “是他,再一次见证了他儿子的离开。”

  ……

  “啊呜呜呜!!!……”杀人犯突然爆出一阵痛苦,身体蜷缩在一起,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下,比刚刚的明彦还要狼狈。

  卖药郎走上去帮明彦松了绑,听他继续说道。

  “他已经疯了,如果真的有第七人的话,一定是他幻想出来的。”

  似乎是作为应答,风车开始剧烈的转动,像是播放胶卷一样,扇叶的残影中出现了一张病床。

  起初病床上少年身上插着的仪器还不多,但慢慢的,仪器一点点增加,少年的身体也一点点透明起来。

  最后,床上已经没人了,只有仪器还在工作着。

“你看到了吧,你的儿子真的是获得了解脱。”明彦走到杀人犯身边说道,“既然死亡能让他更快乐的话,为什么要阻拦他呢?”

  “人们从死亡中挖掘的快乐,并不比活着里少啊。”

  随着明彦话音落地,卖药郎终于拔出了他的剑。

  一柄巨大的金色的剑对准了物怪,正如当初期待着解脱一样,风车中的人影愉快的接受了这次劈砍。

  风车被劈成两半,迅速的化为尘土,消失在空中。杀人犯再一次听到了那个幻觉中的声音。

  “爸爸,我终于解脱了。”

  ……………………

  物怪铲除之后,仓库的门也可以打开了。宗申带着其他警员冲进屋子,将杀人犯包围了起来。同时还有随行的医生去帮明彦和精英男治疗。

  杀人犯身上的符咒已经被收起来了,浑浑噩噩的被警员推搡着,走到半路突然停了下来。

  “喂!你!”他死死别着警员,扭头冲明彦喊道,“你……”

  “我是想死没错,但不是以这样的方法。”明彦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抢先一步回答了。

  “我要以更有价值的方式死掉啊。”明彦笑着说道。

  杀人犯失落落魄地,以不可相信的眼光看着明彦。但宗申已经不耐烦了,他一边朝着明彦走去,一边指挥着警员把他绑到警车上。

  意外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医护们搀扶着精英和明彦,紧张的安排之后的救护工作。明彦要进行输血和伤口处理,而精英对迷药的反应剧烈,但现在也没能清醒过来。

  就在一切都快结束的时候,杀人犯突然挣脱了手铐和警员,用木棍作为武器狠狠地捅向了精英。
 
  意料之中的,明彦挡住了他。

  没有人能想到杀人犯可以挣脱铁质的手铐,没有人觉得他可以逃脱两个警员的押送,也没有人想到,就是那么两根用来做玩具的木棍,轻易的穿透了明彦的身体。

  就连卖药郎也是一副惊愕的样子。

  “不!——”宗申哀嚎,没有经过一丝考虑,连开两枪,将不死心还想杀掉精英的杀人犯当场击毙。

  “明彦!!”宗申扑过去,医护人员连忙就地抢救。

  然而已经太晚了,明彦的腹部已经被穿透,而他本人也不希望再做任何急救措施。

  “就这样吧……”他躺在宗申怀里,“不能为你而死,为那个人一样的精英献出生命也是可以的啊。”

  ……可是到最后了,杀人犯也还是固执的不肯放下自己的执念。

  “对不起啊,没能帮你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为你而死啊……”

  【十一】

  少年连环杀人案的整个过程被如实的公布了。明彦的名字也被作为重大贡献者而报道出来,他的器官也按照之前签署的捐赠协议,捐给了需要它们的人。

  精英男在抢救了一条后醒了过来,因为体质原因,他几乎要死在迷药和灰尘的双重作用下。

  康复以后,精英也没有浪费这条被明彦捡回来的生命,他捐了很多钱给慈善机构,名字一律写上明彦两个字。

  唯一没有变化的是宗申。一样的平静,一样的忙碌。

  只是有的时候他会想,如果当初他真的接手了明彦的生命,又会是怎样的呢?

  那个时候,明彦还能得到现在这样的价值和瞩目吗?

  如果被自己接手的话,是否,他可以体会到一丝生的快乐呢?

  宗申沉默着,将复印好的结案报告递给卖药郎。

  虽然规矩上是不能这么做的,但这个案子特殊之处太多,也就没办法遵守一般的规矩了。

  卖药郎看了一遍,点点头,打算离开。

  “那个……先生,”宗申忍不住叫住他,“请问……”

  “请问明彦……最后真的是达成心愿了吗?”

  卖药郎看看外面的天气,在小雨中撑开了伞。

  随后,他递给宗申一张纸,从笔迹可以轻易认出写字的人就是明彦。

  纸上有八个字。

  生亦何欢,死亦何哀。

                                                              完

【啊,拖了很久的一个坑。写这篇的时候,开头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然后写到中间正好是我很低落很丧的一个阶段,就写了很多关于死亡的一些思考。虽然观点不成熟,但作为故事的一部分,作为明彦的一部分,还是写了出来。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最后结尾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关于明彦的生死问题,虽然出现了可以活着的分支,但还是按照预定给了他死亡的结局。毕竟也是我在设定人物之初,他想要的东西。

写完翻了一遍,文笔还是不老练,叙事也比较薄弱。以后会继续努力的。感谢大家的每一次评论喜欢和推荐,比你们。

然后今天的份……就不用翻前篇了吧😂😂😂】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