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必

不用关注。

  想看警察和黑道老大pro的金药。

  金穿黑衬衫,黑色的西装裤。为什么衬衫也要是黑的呢?因为白色衬衫容易在打架的时候弄脏。黑色的衬衫最上一颗扣子是一定要扣上的。有些特殊情况会解开。

  黑色的衬衫和略深的肤色其实是很配的,整体气势很足,配上酒红色的领带,以及镶着钻石的袖口,看上去不像是黑道老大,反而像个商业精英。不过只要一戴上墨镜就分分钟回归本职了。

  金总当然还是长发的设定,打架的时候不方便会把头发挽上去,像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一样。所以【挽头发】这个技能很神奇的被点满了,手边任何能当成绳子用的东西都能用来挽头发。

  同理,因为挽头发的技术实在出神入化,触类旁通,一切捆绑有关的事情金都很在行。

  曾经人生里最值得骄傲一件事就是用挽头发把被下属吓哭的小姑娘哄好了。

  很擅长冷兵器,但不喜欢打打杀杀。道上火并一般能用钱解决就用钱解决,不能用钱解决的就……找警察。

  名下有很多古董店,据说本人跟很多古董都有交情。

  药郎是刚分配过来的片儿警。按着标准穿警服,倍儿挺拔倍儿精神,就是腰太细,皮带扣到最后一个洞也送,最后所长又给打了个眼儿上去才合身了。
 
  帽子是整天带着的,哪怕汗水用鬓角流下去也不取下来,因为规定上写了着装要整齐。

  警服里是白色的衬衫,被邻居大妈熨得平整极了。邻居家大妈特别喜欢这小伙子,总想给药郎拉线做媒。

  腰间的配枪里只有两颗子弹,但遇事就想摸枪,觉得有安全感。

  虽然到最后还是体术制服。

  上任以后处理最多的就是邻里街坊的杂事,上司不让他掺和那些不干净的事,结果没想到这朵净水里出来的荷花还是扎到了金这堆淤泥里。

  知道药郎跟金成了的那天晚上,所长拉着队长喝了一晚上的酒,活像是女儿出嫁的俩傻爸爸。

跟金认识就是因为那个被他属下吓哭的小姑娘,药郎以为是金那帮人做坏事,欺负小孩儿了,结果跑过去了才发现金连小辫儿都给小姑娘绑好了,美得小姑娘一直说长大要嫁给金叔叔。

  金叼着根没点着的烟,对卖药郎说:“别怕,我不欺负人。”

  卖药郎不信,以后就提着心力盯着他。

  后来金的确是不欺负别人了,就是总在床上说:“没欺负你,这是喜欢呢。”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