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必

不用关注。

脑子里都是这样一副场面。

等我退休了就在小河边买套房子,养一群猫。每天早上开门,主子们喵喵叫着跑出去“抓~鱼~啦~!”带起一阵飞烟。

晚上每只主子嘴里叼着一只鱼,毛茸茸的旋风一样喊着“吃~饭~啦~”地回来。我就老老实实给主子做猫饭,吸猫。厨房很小,主子们毛茸茸的挤在一起,黑白狸花的,橘色的,白的一坨一坨,很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

吃过晚饭,把猫薄荷拿出来,把主子摊成一片一片的猫饼,脸埋到毛肚子上疯狂吸,而主子只能软绵绵的拿爪子推我“不要啦~臭人类~”,喵喵叫的同时,一副磕爆爽翻的样子。

就这样颓废到主子们睡觉,我翻牌子抱一只在自己膝盖上,然后打开电脑,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要写我的猫,床上躺着我爱的人。

评论(5)

热度(21)